一场越野赛缘何成了夺命跑甘肃越野赛事

5月23日,一则噩耗令人震惊。在22日上午,甘肃省白银市景泰县黄河石林景区,当地举行的黄河石林山地马拉松百公里越野赛,遭遇冰雹冻雨等极端天气,人参赛,21人遇难。

在人参加的百公里越野赛中,竟然有21人遇难,其中包括多名国内越野跑的顶尖选手。如此重大的伤亡极为罕见,远远超出了社会公众对于马拉松这一赛事的普遍认知。

在亚高原无人区举办比赛,防风防雨保暖等必要装备是否纳入了赛事的强制装备要求?

在赛道路段尤其是无人区是否准备了完备的应急点和补给站?

面对突发的极端天气,赛事举办方终止比赛是否足够及时、应急预案是否充分?

目前,甘肃省委省政府已成立事件调查组,对事件原因进行进一步深入调查。上述疑问都需要科学而严肃的回答。同时,对于国内近年来几乎遍地开花的马拉松赛事而言,这一悲剧更是一面镜子、一次警钟。

属极限运动

越野赛非普通马拉松赛

记者从第四届黄河石林山地马拉松百公里越野赛公共安全事件前方应急指挥部获悉,23日12时许,被困人员搜救宣告结束。23日上午,救援指挥部召开新闻发布会,甘肃省白银市市长张旭晨鞠躬并表示:“作为赛事主办方,我们深感内疚和自责,并对遇难人员表示沉痛哀悼。”

当天13时左右,百公里越野赛高海拔赛段20公里—31公里处受突变极端天气影响,局地出现冰雹、冻雨、大风灾害性天气,气温骤降,参赛人员出现身体不适、失温等情况,部分参赛人员失联。

随后,当地停止比赛并组织多方力量搜救失联人员。由于赛段内地形地貌复杂,加上夜间气温再度下降,搜救难度进一步加大。

据指挥部透露,该事件是一起因局部地区天气突变发生的公共安全事件。甘肃省委省政府已成立事件调查组,对事件原因进行进一步深入调查。

记者从一名自称是本次越野赛的参赛者那里了解到,此赛事在越野赛跑友眼中,是一个较为成熟的赛事,“几届搞下来,也算是一个成熟赛事了,赛道几年没变过,工作人员、志愿者等相关人员都了然于胸,且往年的比赛没有出现过一个,哪怕是极小极小的问题。”

该名自称是本次活动参赛者的人员表示,比赛日早上尚阳光明媚,但坐摆渡车抵达赛点的时候已天气转阴,随即起风,“开枪前我跑了两公里来热身,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儿,更麻烦的是,跑完这两公里身上也没有热起来。”

该参赛者称,在马拉松过程中,他先后经历了下雨、逆风,其间“发现十根手指都没有感觉了,同时觉得舌头也冰凉了。”后他果断决定下山,“我撤到山腰,蓝天救援队的人员指引到一个小木屋,屋内已经有十位左右先撤下来的选手了。在小木屋等待救援的一个多小时时间,小木屋里选手的人数已经达到接近五十人。”

据一名参加这次甘肃山地马拉松的跑友介绍,22日比赛开始后,刚开始海拔低,影响还不大。当天13时左右,百公里越野赛高海拔赛段20公里至31公里处,受突变极端天气影响,局地出现冰雹、冻雨、大风灾害性天气,气温骤降。“而且海拔也逐渐升高,所有恶劣天气几乎聚在一起了,还有特别大的风沙。”

在受访的不少圈内人士看来,越野山地赛属于极限运动。“广义上来说,高难度的非奥运会、非世界运动会的运动,都可以称为极限运动。综合难度来看,越野赛绝对是极限运动。”户外旅行从业者“艾艾艾小艾”说。

马拉松急救跑者Seeker对此也表示认同,越野山地赛确实是一种极限运动,并且对跑者的要求也要远远高于马拉松。

“越野山地赛和城市马拉松完全不是一回事儿。越野跑是山地跑,遇到上坡是需要徒步的,并不会全程跑完,平坡和缓坡以及下坡才需要跑动。传统的城市马拉松,赛道以平坡为主,是可以全程跑完的。比如甘肃白银山地马拉松的CP2-CP3这一段就属于急上坡,必然会导致速度下降,在大风大雨的极端天气情况下,也更容易导致人体失温。”“艾艾艾小艾”向《法治日报》记者分析,此外,越野跑的赛道基本都是山上的野路,是人踩出来的路迹,因此越野跑是更偏向于长距离徒步的运动,而不是普通马拉松。

对此,Seeker向《法治日报》记者介绍,普通的马拉松一般是指在城市举办的赛事,跟山地越野赛,是有一定区别的。首先是距离,普通马拉松的距离是42.公里,但越野赛的比赛距离会更长,比如50公里、公里,甚至可能会是公里。其次,赛道也不同。普通马拉松会将赛道设置在平地上,而越野赛的赛道一般会选择山地,道路会比较崎岖。再次,装备和救援也不一样。马拉松是在城市举办的,沿路的志愿者、救援人员等也更多,救援也更方便,但是越野赛有时是需要过夜的,需要的装备也会更加复杂。

同时,“艾艾艾小艾”补充道,越野跑补给的概念和马拉松差不多,但区别是越野跑会更“因地制宜”,它设置补给点的距离会根据实际路况难度考虑,而不是城市马拉松的固定距离补给。

疑不合标准

未强制携带保暖外套等装备

据媒体报道,已确认遇难的21人,其中包括宁波江南百英里雪窦山越野赛冠军梁晶。据公开报道称,梁晶曾是中国超马纪录保持者,最近几年的成绩非常出色,不少马拉松爱好者都非常惊叹梁晶的成绩,称之为“梁神”。另据媒体报道,四川绵阳的参赛人员黄关军不幸遇难,黄关军在全国第十届残运会暨第七届特奥会田径马拉松比赛中,夺得男子全程马拉松听力障碍组冠军。

对于梁晶等顶级选手遇难,“艾艾艾小艾”认为,“并不是没有做好相应的保障,他们都是极有经验有能力的人,这样评价参赛选手有些不尊重。他们的换装赛事包放在CP6,顺利的话得过了CP3后,在一路都是下坡且降温前才开始换装。”

《法治日报》记者梳理此前媒体报道发现,有参赛人员表示,不少参赛选手只穿了很薄的皮肤衣,甚至直接短衣短裤参与比赛。考虑到天气预报并无异常,很多参赛选手以为天气会很热,还担心会中暑。

“当然,也应该有应急预案,以防遇到突发情况。赛事前几天天气一直都非常好,参赛者想减负以更快完成比赛的心情可以理解,但赛事方并没有做好天气变化的准备。”“艾艾艾小艾”说。

“一个是因为参赛者想通过减少负重的方式来提高成绩,因此没有携带像冲锋衣、防寒衣这类的装备,另一个是受到突发恶劣天气的影响。此外,赛事举办方也没有做好相应的赛事准备以及救援措施,不应该在没有救援的地方设置赛段。”Seeker说。

5月23日,记者查询中国田径协会


转载请注明:http://www.suifingworld.com/mlsmr/mlsmr/14668.html


当前时间: